七郎仔';?>

首页 / 美文

婚房明明是我父母买的,最后我竟然被婆婆逼迫净身出户...

By 七郎仔 •  2018-01-08 21:03 •  5次点击 短消息


第一章 老公将我送上别人的床


此时,我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等着一位陌生男人临幸。


棉被之下的我一片真空,内心亦是备受煎熬,我以后,该怎么面对自己?

忽的,房门被打开,一阵稳当的脚步声由远渐近,他似乎在床边停了片刻,我听见他脱衣服的声音,心里就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退堂鼓。

接着,我感觉到他栖身上来,那浓重的鼻息,透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我闭紧了双眼,开始紧张的发抖,好不容易才搪塞满的理由跟借口全都飞了。

我很想推开他,很想。可是一瞬间,婆婆撕心裂肺的哀求,跟老公渴求的神色在我脑海里浮现,我紧咬牙关,忍下了。

因为我无从拒绝,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我全程都像一条死鱼一样任他折腾,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在他闯入我身体的那一瞬间,我疼的惊叫了一声,这个贴在我身上的健壮男人愣了片刻,带着几分嘲讽说“居然还是个雏儿”,继而又倾尽全力驰骋。

一场良宵,一夜不知多少次,精疲力尽后眼皮也变得相当沉重,迷迷糊糊间,我身上的被褥被那男人一把抓走,大腿一痛,我就被他从床上踢了下去,顿时睡意全无。

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我猛地转过头,正巧看到他冷若冰霜的面容,五官搭在一起有说不出的好看,一双眼眸深邃至极。

他慢悠悠的爬起来,写了一张票据丢在我脸上,“没事就走人,以后多学学其他野鸡是怎么伺候人的。”

他举手投足都弥漫着一股嘲讽,一股股耻辱感将我淹没,刺得我的心生疼,就算他把我说成野鸡,我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李牧说过,如果再得罪这个男人,那他就真的要进监狱,我怎么会甘愿他这一生有蹲过监狱的污点。

我没有接受票据,“我什么都不要……我只希望你能放过李牧。”

那人忽然笑了,看向我时让我有种他早已洞悉一切的错觉。

“李牧挪用公款几百万,你觉得你值这个价吗?一晚上而已。”

本就心乱的不知道说什么,现下被他这么一堵,我更是陷入了语塞之中。

“穿上你的衣服赶紧滚。”他的语气充满暴戾,显得烦躁至极。

我行尸走肉般离开酒店,电梯里的镜子将我衬的无比憔悴,看着脖颈间青紫的痕迹,我更觉折磨。

是的,我跟个陌生的男人做了,即便不是我自愿,也改不了我身体出轨的事实。

要不是因为李牧犯法,婆婆又撕心裂肺的哀求我,说她是半截身子埋入土的人,不想看着亲儿子坐牢,李牧也红着眼懊悔自己只是一念之差,我就不会硬着头皮为他爬上顾余风的床。

我拖着躯壳行尸走肉般回到家中,一进家门就闻到了热腾腾的饭菜香味,玄关处还有一双陌生女人的中跟鞋,走进厨房里,我刚好看到婆婆给袁心蕊夹菜,“来,心蕊,多吃点儿这个,以后肯定能生出个大胖儿子。”

婆婆的声音透着喜悦。

李牧坐在袁心蕊旁边,也往她碗里夹炒肉,画面像极了一家三口。而我,竟然有点无所适从,像是多余的那一个。

“雨宣姐。”

袁心蕊先注意到了我,李牧跟婆婆两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黏到我身上。

我以为昨晚的事情李牧不会想提,可我没想到他和我婆婆,蹭地站起来,非常着急的问我,“雨宣,事情成了没有?”

这话问的我扎心了。

我一路走回来,在心里把自己千刀万剐了无数次,本以为,回来的时候至少可以被他安慰几句,哪怕只是个拥抱。

可是他们只关心我有没有被顾余风睡,并不关心我的内心有多煎熬,这让我像是包裹了一块寒冰,觉得很冷。

“哎,你倒是说啊!急死人了,我儿子要是去吃牢饭,谁来给我养老啊!”一提到坐牢这一茬,婆婆就停不下来了,满脸惊恐的权衡利弊,拐弯抹角的把事情都怪在我头上。

“要不是你爸妈非要牧儿有车有房才肯把你嫁过来,我家牧儿也不会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秦雨宣你敢说这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的情绪一点点走向爆点,我却连解释的心思都没有,只说了一句,“这房子是我爸妈给我买的”。

婆婆顿时就炸了。

她咬着牙齿就甩了我一耳光,说,“老娘今天就帮你父母好好教育你,该怎么对待长辈!”

她伸手就要来扯我的头发,这时袁心蕊突然挡在了我面前,三言两语就哄住了我婆婆,说有什么事就好好的问,让她别动肝火,然后忽然伸手来撩我的头发,我脖颈间的青紫痕迹展露无遗。

“雨宣姐,你真的……跟他做了?”

袁心蕊那满脸的诧异就跟见了鬼一样惊悚,声音也不小,李牧在听到那句话时喜形于色,婆婆冷哼了一声,“反正都是跟鸡没有区别的东西。”

闻言,我对我婆婆仅剩的好感全部被清空。

当初是他们苦苦哀求我,让我一定搞定那个男人,现在反而还摆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来嘲讽我?

“婆婆,如果说这样就变成了鸡,那沦为寡妇以后经常跟周边邻居厮混的人又该怎形容?”

一时间,婆婆被我气的完全说不出话来,跟吃了屎一样的表情,都绿了!李牧也是面沉如水。

眼见着婆婆就要发作,袁心蕊笑嘻嘻的挽着我婆婆的手臂,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让婆婆送她出门,临走两人还有说有笑的,婆婆满嘴都是生育方面的中草药。

李牧看着我,良久才说话,语气生冷:“我妈把我拉扯长大不容易,以后别跟她顶嘴,不想听她罗嗦,你大可选择左耳进右耳出。”

罗嗦?

我顿时心生悲愤,指着他妈的方向质问他,“敢情你妈那么难听的话,对你而言就只是罗嗦?”

“秦雨宣你闹够没有!我没心思跟你吵架,我还得去顾总那里疏通事情!”

言罢,他也摔门而去,我的心一节一节的凉了下去。


第二章 让我给小三道歉!


夜幕降临,我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沙发上,伍佐突然微信给我甩来了一个视频聊天。

我接通视频,她正在吃东西,口齿不清的跟我说话,“雨宣,我来这边跟游戏亲友面基,现在在金鸾酒店,你过来找我,咱们这么久没见,一起去好好喝一杯。”

我本没心思过去,但心情沉重的没地方释放,眼下发现了个倾诉对象,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我来到目的地的时候,伍佐正在酒店楼下等我,见到我就给了我一个大咧咧的拥抱,坐在车上准备去酒吧了,她突然想起钱包跟重要证件都没带,还把房卡也锁在了酒店房间里,于是,她又把我拽下了车。

我们一起来到前台,找服务人员解决问题,神经大条的伍佐根本记不全自己的身份证号码,还分不清自己住的是805还是806房间。

于是,805房间房客信息被打开的那一刻,我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屏幕上面是李牧的名字,后面跟着一大串熟悉的数字。

这绝对不是意外!

可是,他不是去顾余风那儿疏通事情了吗?怎么还在酒店里开房?又是跟谁一起?

难道他已经……

那个可怕的念头还没有出来就被我否定了。

我跟李牧在一起这么久,从未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或许只是巧合,或许……

我跟伍佐顺利拿到了房卡,但我这心里却有刺梗住,特别是经过805门口的时候,我好像总能听到里面有奇怪的声音传出来,跟伍佐进了806房间后,我的心里越来越不安。

她拿到东西牵着我就要出门,我才犹豫不决的把事情告诉了她,我说,“我刚刚看到那个805的房客信息是李牧。”

她愣了愣。

“我想进去探个究竟,可是我又害怕,万一……”

伍佐抿了抿唇,二话不说牵着我又下了楼,慌里慌张地来到前台****面前,她快速掏出我的手机,给那工作人员看我跟李牧的婚纱照。

指着手机道:“****,他是我闺蜜的老公,就住在805,他患有心脏疾病,眼下电话打了也不接,麻烦给我们开开门。”

工作人员很为难,但很快就被伍佐用责任担当的梗压败,她最后还是把备用房卡给了我们,还叮嘱我们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叫救护车。

伍佐默默的把房卡塞给了我,将这无比沉重的选择权交到了我手上。

我陷入了纠结之中,而这期间,伍佐的游戏亲友已经找到了酒店来,那是个人高马大的帅哥,看向她时满眼都散发着光。

伍佐不大放心让我一个人去捉奸,想要留下来陪我,但是我觉得万一李牧真的在里面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让伍佐看见总归不大好,再说,还有人等着她。

所以我就让伍佐他们走了。

两人走后,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805。

打开房门,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耳边充斥着一阵阵女人销魂的叫声,还有男人隐隐的喘息,触目所及之处都是男女人凌乱的衣服,两人显然行事匆忙。

当我在地上看到我给李牧买的衬衣时,我的心突地落了一拍,然后一点一点的往深渊坠落,震惊的完全不知道还剩下什么情绪。

我心里开始退缩,可是双脚却不由自主的往前走。

穿过玄关跟客厅,拐进里面的卧室,我亲眼看到了袁心蕊穿着情趣内衣,摆着高

难度的动作不断的迎合李牧,连叫声都换着花样来,让李牧沉醉其中无法自拔,我近在咫尺他都毫无知觉。

“李牧,你在干什么?!”我艰难的问出声。

闻声,床上的两人一并僵住了身体,表情不断地在变化。

错愕、意外、心虚、甚至还有不耐……

他不自然的呵呵了两声,问我怎么会突然出现,袁心蕊忽然起身来到我面前,两

手遮住三点,背对着李牧跟我说话。表情挑衅,拿捏着声音说话,特别做作。

“雨宣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跟阿牧是两情相悦,我只是不想错过他……”

那声音听上去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乍做情深,让我的怒火一路蹭蹭往上涨,我扬起手就甩了她一耳光,她“啊”地尖叫了一声,随即轰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她装的特别夸张,但李牧却像打了鸡血一样从床上跳了起来,反手就连甩了我两耳光,还往我脸上“呸”了一啪口水,说“秦雨宣,你昨晚在别人的床上叫,我都没有计较那些,你又何必干涉我的私生活!”

他让我别作死,别犯贱,还说我们现在的状态最多也就是个“扯平”,追究这些肉体关系根本没意思,我悲愤的抹掉脸上的唾液,替我那万般愚蠢的付出感到不值。

我更没想到,他居然指着地上的袁心蕊就命令我:“向她道歉!”

让我向一个小三道歉?!

我当时一听到这话就疯了,所有理智都被蒙蔽,我红着眼扛起旁边的椅子就拼命砸李牧,他疼的直叫,也彻底被我激怒。但我才挥舞了几下,椅子就被李牧抢了去。

椅子被他“轰”地一下丢在地上,拽着我的手把我丢出了房门,黑着一张脸警告我,“不走就滚进来玩3P。”

他语气冷漠,眼神也冷漠,像极了千年难化的冰山,陌生的让我感到可怕。

最后,他“嘭”地关了门,把我隔在了另一个空间里,我跌坐在地上,被突然袭来的泪水淹没。

我突然想,如果我三年前听了家里人的话,放弃跟李牧在一起,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如今这种事情?

为什么我为他放弃了事业,甚至不惜以死威胁家人,最后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是不是这世上真心付出,都不会被真心相待?

我很后悔,可如今木已成舟,一切都回不了头了。

我行尸走肉般离开酒店,丝毫不想回家,手机响了一声,袁心蕊发来短信,说:我跟阿牧早就有一腿了,我们在你家每个角落都做过。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或【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