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妞妞';?>

首页 / 故事

人事归人管,冥事归我管,拿着编制,干着抓鬼捉妖狩魔的差事

By 漂亮妞妞 •  2018-01-07 04:00 •  4次点击 短消息

人事归人管,冥事归我管,拿着编制,干着抓鬼捉妖狩魔的差事

合租屋,一种听上去那么暧昧,能让屌丝瞬间幻想出一万种AV剧情的名词。

但在帝都,这不过是一种比较委婉的修饰而已。对于数以百万涌入这城市的外来人说,合租屋却更像噩梦,甚至连噩梦也装不下的地方。

几块薄得恨不得能用手指捅破的三合板,一间5平米的房间,一张小床,没有窗户的墙壁,就是组成这噩梦的零部件。

唯有住过这种比四世同堂更热闹的房子,你才会了解怀揣梦想的北漂,需要的不是毅力,而是耐受力。

倘若生活尚且还过得去,谁愿早上5点起床,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不想在洗手间外大排长龙到迟到。夜里回到家就必须耳机不离人,否则就要享受叫床声混合着争吵声的循环播放。

帝都为了大家着想,早已取缔了地下室的出租,让见不到阳光的北漂一族,得以来到了地面上。

但随之诞生的三室一厅改为十室无厅的合租屋,着实让大家明白了什么叫“心比天高,墙比纸薄”。

想见阳光?没问题,含窗的格子间多加100,别还价了,这还是这个月的价……

对于这一切,林溪没有什么好吐槽的,她要在此完成的梦想远比北漂族来得更加艰难。有多少人曾经想过要拯救自己的家庭,又有多少人成功?

正所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天意不可违。

可惜年仅19岁的林溪还不懂什么叫“天意不可违”,她只知道如果修复父母的婚姻,需要献祭,林溪会义无反顾的走上合租屋这祭坛。

不过,却有个家伙试图阻止林溪为了自己的家庭放手一搏,这家伙嘴里搅动着糖果,拖起皮箱跟在身后,对周围的一切厌恶得就像进了老鼠窝似的。

其实包租婆提供的环境还不错,这是一个足有120平的三室两厅公寓楼,其中一间留给了包租婆自己住,其余的两个房间和两个厅都被隔成了10个房间,每一个房间大概有6平米,刚够放一张小床,外加一个书桌。

稍显不自在的是,屋子里的装饰有点另类,走廊上装得灯泡全是暧昧的红色,是不理发的发廊里才会用的色调。

走廊的墙壁上挂满了包租婆的照片,全是她出去旅行拍下来的纪念照,迪拜、意大利、法国,巴厘岛……看得出来她是个很会玩的女人,而且那笑容也没现在这般冰冷。

“尸臭味真重……”沿着笔直的走廊向前走去,十三随手取下了一张照片,在鼻前闻了闻。

“尸臭味?是大叔你自己没洗澡的狐臭吧?”林溪鄙视的瞪了十三一眼。

“按这味道,尸体最少已经腐败快3个月了。”十三根本不理林溪,手指飞快掐算着,“运气真背,今天赶巧是九九回魂夜,最麻烦的一天。”

“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说穿了你还不是想吓跑我,抢我的房间就得了。”林溪已经走投无路了,除非真的看见死尸,否则她是怎么也不会放弃的。

就在这时,身旁的房间里传来了异样的喘息声,没有关严的房门开着一道缝隙。

林溪并不是一个喜欢偷窥别人隐私的女孩,但是对于邻居适当的了解还是有必要的。

林溪猫着身子侧头向内看了看,只见不大的房间里一个年轻的男人打着赤膊坐在床铺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中正播放着小泽玛利亚和加藤鹰的爱情动作片,不大的房间里满地满床堆放的都是用过的卫生纸。

十三所说的尸臭味林溪没有闻到,不过这房间里的鱼腥味却像你来到了菜市场一样。

那坐在床上手臂还在不断上下撸动的男人,突然一下回头看向了门口,狰狞如骷髅一般的脸庞,吓得林溪连退了两步,撞在了十三的怀里。

“别害怕,里面的家伙是人,只不过撸得太多,离死也不远了。”十三轻声安慰道。

“把你的脏手拿开!臭流氓!”林溪连忙躲开了十三的怀抱,对她来说,十三和那房间里撸管的家伙一样恶心。

“到了,这是最后一间房,而且我也不会再增加房客了,数量刚刚好。”带路的包租婆打开了紧闭的房门,展示着不过6平的小房间。这里的床铺和被子都是现成的,提包就能入住,可谓租客最喜欢的模式。

“挺干净的,这床单还是新的?”林溪先一步的冲进了房间,一屁股就坐在了床上,稍微休息了10秒钟,感觉全身的疲惫都不见了。

根本不管十三怎么看,她已经打开了行李箱,将自己的东西都给取了出来,动作之神速,就跟抢黄金的中国大妈一般。

“她似乎很喜欢这房间,你呢?”靠着门框,包租婆打量着一旁的十三。

咬碎了嘴里最后一点的糖果,十三侧头一脸严肃的轻声道,“死都死了,何必搞这么多事?”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包租婆双手环抱于胸前,将那一对36F的巨胸给端了起来,看着十三抛着媚眼道。

“还不肯用真面目说话吗?小强……”十三无奈地叹息着。

突然间,一只蟑螂从他的上衣口袋中爬了出来,沿着十三肩头的木盒带子一路向上爬去,爬过了十三的脖子,直到趴在了十三的头顶上正对着包租婆才停了下来。

这东西跟我们平日里见的蟑螂仅仅是个神似而已,它有着肥硕的身躯,足有7厘米长,但却没有翅膀。

只见这小强晃动了几下长长的触须,运动着小嘴说道,“鬼租婆,人类怨灵所化,用廉价合租屋吸引青年男性入住,以免费WIFI、海量的黄色网站迷惑租客,让租客大量撸管,排泄自身灵力,并且借由房屋结界吸收。属恶鬼类,级别2星,害人指数70。不过那对奶子却是世间少有,私人评价给十分。”

“你是谁……”鬼租婆低沉的声音问道。

“冥事局的灵异调查员,这位是我的鬼宠辨别师——小强。不管你如何狡辩,只要让它闻一下,就能知道你的一切,厉害吧?缺点就是很色。”十三笑着指了指自己头顶的蟑螂,然后一本正经道,“现在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做的任何陈述都已没有意义,你有权要求专职法师执行超度,如果你无力聘请法师,将由政府承担一切费用为你随意指派一名。当然最终,你还是会被超度掉。”

“喂,你,不要动。”林溪不知怎么的走了过来,那紧张的样子就像见了鬼一样,手中抓着一本英文词典,双手颤抖的指甲都快扣进纸里了。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冷静,别乱来。”十三脑子里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啊!臭蟑螂!去死吧!”林溪抡起了板砖一样厚实的词典往死里拍着,你难以想象一个女生怎么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妹子,你再用力点,他就快挂了。真把他打死了,今夜你是走不出这鬼屋了。”本该死得不能再死的小强居然爬上了林溪的肩头。

“啊!!!!!!!!!”林溪声嘶力竭的尖叫着,眼泪都给吓出来了。

“够啦!!!!!!!!!!!!”忽然间,一直沉默的鬼租婆放声咆哮,那声音之犀利甚至撕裂开了墙壁上的壁纸,连头顶上的灯泡都给震得爆裂开来,可是房间中的红光却并没有消失,一切依旧是血红的色彩。

林溪完全的愣住了,甚至忘记了刚刚自己的肩头还爬着一只肥蟑螂的事情。

走道内,顷刻间,剩下的唯有死一般的寂静,仅仅只剩下了林溪和十三的呼吸声。

“你知道死是什么感觉吗?”鬼租婆的声音颤抖着,“那种被人用鱼线勒住脖子的死法,从这里到这里,皮肉绽开,血就像瀑布一样的涌出来,原本白色的蕾丝睡衣都被染成了鲜红色。

他勒的太紧了,以至于我甚至没办法开口求饶。”

鬼租婆哭了,鲜红的血泪夺眶而出,她身上那性感蕾丝睡衣瞬间湿透了,从蕾丝的裙摆下滴落着无数的血珠,就像雨水滴落屋檐一般。

人看见鬼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电影里多数情况是尖叫,慌张的逃跑。但林溪却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双脚都软了。她的肾上腺素让瞳孔变得更大,但却无法给她力量用以逃跑。

突然,带着镌刻有“阿弥陀佛”字样的指虎出现在林溪眼前,只见十三一拳打在了鬼租婆的脸上,直接将这女鬼给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撞穿了走廊尽头一间出租屋的墙壁。

“草!真硬!”十三痛苦的大叫着,一把甩掉了手上已经变形的指虎,感觉手骨如同断裂一般的痛。

“没用的……我早就忘记了身体的疼痛,我死了,你忘记了吗?”从那破洞里,鬼租婆支撑着扭曲的身体重新站了起来,她的脑袋从脖子后面,转了180度的回复了原位,被打中的脸颊如同陶瓷一般碎裂开来,脱落的脸皮下,暴露的是一张黝黑风干了的死尸模样。

“走!”十三一把抓住了林溪的手腕,将她拖着快步走向了大门。

就在经过刚才林溪偷窥的房间时,虚掩的房门突然打开,连内裤都没来得及提上去的男人疯了一般扑了出来。

“给我离她远一点!”十三回转的拳头从林溪的面前滑过,打得那男人面容扭曲的飞回到房间中,几颗臼齿都掉到了地板上。

可是前方另外的租客全都走了出来,狰狞的面孔就像感染了T病毒的丧尸,不把他们全杀了,根本没办法走到门口。

“活人比死人还麻烦。”十三将林溪挡在了身后,从风衣下取出了一卷黄色胶带,胶带上竟用鲜红的色彩印制着无数的符咒。

十三的动作是那么的熟练,直接扯下了胶带在旁边墙壁上粘出了一个大大的X字样,咬破手指,用一点鲜血做引,口中咒语急念完毕。

只闻轰隆一声巨响,墙壁瞬间被炸出了一个窟窿,不等粉尘散去,十三搂着林溪就从里面冲了出来。

沿着不断闪动的路灯,径直的冲向了电梯。

“快点,快点!”十三一手搂着林溪,一手狂按着电梯按键。而不远处,从那破洞里,租客们哀嚎的爬了出来,他们的身后紧跟着的,正是被他们簇拥着的鬼租婆。

“别跑啊,我还有房租给你!”狞笑的鬼租婆张大了嘴巴,舌头像毒蛇一般的爆射而来。

就在距离林溪的脖子只有几公分的时候,十三抱着这女孩一个侧躺正好倒进了开启的电梯中。

“赶上了!”十三再次狂按着1楼和关闭按键,直到大门合上,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本文来自小说《狩魔神探》第2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