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小新';?>

首页 / 美文

【热门女性小说】婚姻的黑色幽默

By 泡泡小新 •  2018-01-06 23:01 •  5次点击 短消息


第1章离婚?


今天下班没赶上地铁,连菜都差不多卖完了,看看手上的几颗土豆,我不由得叹了几口气。灯已经亮了,老公应该早就到家了。


我换好拖鞋,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公,晚上我们吃……”

“我们离婚吧。”

‘噔!’我脑袋一懵,手上的土豆重重地掉在地上。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见他深色凝重,不像开玩笑。反应了几秒,我立刻捡起土豆朝他扔过去扯着嗓子:“徐嘉奕!你这个负心汉!”想起这两年我在公司起早贪黑,回到家还得给他做饭,心一下就凉了起来。

“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对我!”

我跟徐嘉奕大学开始交往,一毕业就结了婚,感情虽然不是汹涌澎湃,倒也细水长流,没想到这才过了两年,他就想跟我离婚。

我上前扯住他的衣领,眼睛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使出最后剩余的力气吼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我鼻子一酸,愣是没掉眼泪。

徐嘉奕像是早就预见到我的反应,也不挣扎,安抚的手拍了拍我的背,柔声道:“林莞,你冷静一点,先听我说。”

我松开手,却没法冷静,冷笑一声:“说什么。”任由他把我拉到沙发上。

“你看看你,我说什么就信什么,我怎么舍得跟你离婚。”徐嘉奕温柔中带些责备的目光看向我,我逐渐平复了心情,示意他说下去。

“前几天我们单位放出消息说是这块区域要拆迁了。” 

看着徐嘉奕神采奕奕的模样,我顺手把他衣领正了正,疑惑地问道:“然后呢?”

徐嘉奕一拍大腿:“这可是按户头分房子,一离婚,你跟我就能分到两套房子!”

“而且都是市中心的好房啊!”

我有些发懵,两套房子确实是比较大的诱惑,可偏偏要离婚,我心里还是感到不安。

“这样好么?”

徐嘉奕见我还是犹豫不决,索性把我身子扳过来,郑重其事地说道:“老婆,我们现在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以后我们的孩子吗。”

“而且我们也不是真离婚,拿了房子我们立刻复婚。”

我眉头一松。

“一旦我们有了这两套房,你也不用辛苦工作。看着你每天那么累,我也是心疼的。”他站起身,捡起散在地上的菜。

“今天我做饭,给我老婆做一个鸡蛋土豆面。”

徐嘉奕朝我笑得灿烂,我心里一暖,不由得考虑起这件事。

我跟徐嘉奕一直过着平淡充实的生活,这件事无疑是这段时间的爆点,连饭桌上他都滔滔不绝。我慢慢地咽着面条,终于在他一句:等我们安定下来,就要个孩子。心头的犹豫慢慢变小了。

晚上的徐嘉奕一改平日里的冷淡,十分热情地亲吻我的脖子。衣裳半褪后我心头却慢慢冷了下来,听着他在我耳边轻咬私密的话,我立刻止住了接下来的动作:“等等。”

徐嘉奕疑惑地望着我。

我扯了扯嘴角:“我今天有点累,改天吧。”

徐嘉奕一听,兴趣哑然地躺下,扯过被子背对着我。只一会儿就打起了轻鼾。

我望向他的后脑勺,撑着手越过他关上台灯。想起傍晚的事,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离婚,我心里就有个疙瘩。

我和老公是大学认识的,当初彼此都是空窗期,他一追我也就答应了。相恋三年,我们不像别的情侣动不动就吵架闹分手,我们之间十分平淡,即便是如今结婚两年,我们还是十分平淡,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份平淡从一年前开始逐渐变成了冷淡。

我们像履行职责一样,上班下班做饭。各自工作环境不同,连吃饭这个唯一能说得上话的时间段都是寥寥几句,再没有共同话题。因为我的公司忙起来没有节假日,渐渐的我们也取消了一开始的周末活动。比起其他夫妻,我们显然是不称职的。我今年二十五岁,实际上过着三十五岁忙忙碌碌毫无节奏的生活。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徐嘉奕突然提起离婚,虽然是为了房子,但我这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第二天徐嘉奕竟然早起做了早餐,我坐在餐桌上食不知味。看着他兴趣盎然地述说离婚的好处,我张了张嘴憋着没说话,徐嘉奕却越说越起劲。

“老婆,等我们拿到了这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可以租出去。等孩子大了就留给他们。”徐嘉奕夹了个煎蛋过来,妥帖地刷上了番茄酱。以前他总不满我这种吃法,总觉得味道怪怪的。我顺从地吃光了盘子里的东西,拿起包关上门,大大松了口气。这种气氛让我感到不安又压抑,我竟然有些恐慌这样的温情时刻。

走在路上还差点撞上车,终于平安到了公司。看了看手表,还有两分钟就迟到了,吓得我直接跑上去,终于赶上了电梯。

“砰!”我按了按被撞的头,气恼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包,没好气地捡起来:“能不能看路!”电梯突然往上升,我一个趔趄又差点摔倒,避开伸过来的手,狼狈地靠在一角。

“嘿,这可是你一头撞过来的。”听着头顶传来的笑声,我不由得一怔,抬着手就望过去。这一望,我身体立刻从头僵到脚,对方也是一愣随即低低地笑出声。我被笑得一脸尴尬。

容智良,没跟徐嘉奕过起平淡生活之前,我也是有过轰轰烈烈的经历。对象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想起从前没皮没脸地追着他跑的日子,我更是无所适从。当时的我太不自量力,彼时学校的风云人物对我这种小角色当然是视而不见了,可他不仅是视而不见,甚至大大羞辱了一番。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从那以后我就对他敬而远之,没想到那么多年了,竟然还会再遇上。

他显然认出我了,随意地挥了挥手:“老同学,好久不见咯。”

看着他戏谑的模样,我狠狠地回瞪了一眼,趁电梯一开,慌不择路地跑开了。


第2章遇到男神


一连两次冲击的结果是连做我最上心的工作都开始心神不宁。


离婚,房子,容智良,这都什么事啊!我烦躁地校对手上的数据,连会议上的工作汇报都是边上人提醒。连着报错两个数据后,经理终于投来不善的目光,我更是感到无力,懊恼地坐下。

“今天开这个会议呢,也是要跟你们介绍个人。”经理的声音愈发洪亮,在座的人都知道重头戏来了,果不其然。

“就在刚刚,我接到总公司那边的电话,我们分部将会迎来一位新总监。”

空降?不是能力出众就是太子爷。周围人窃窃私语,八卦意味十分浓厚。经理轻咳了几声,看向我:“小林,新老总过来,你的工作态度可得改改了。”我背过人翻了翻白眼,摆正眼神后才发现玻璃门早已被推开,容智良那张脸笑得灿烂,正阔步走来。一瞬间我觉得整个天都要昏暗了,我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手指扣了扣桌面,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位****工作态度消极,开完会来我办公室。”会议室整体倒吸一口气,看样子是拿我开刀了。

我闭了闭眼,随即收拾好手上的数据。

“你,林莞****。”被点到名后我立刻停下抬头微笑。

容智良从容不迫地坐到经理让出的位置,气定神闲道:“把你手头的数据再报一遍。”

看出他眼里的戏弄之意,我咬了咬牙:“是。”

“据报告陈氏集团上个季度股票上升七个百分点,销售单向渠道占主导部分……”

“林****。”不等我说完他就打断我的节奏,略带失望地环视了一周,“啧啧”感叹道:“陈氏集团的这些成绩或是瑕疵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不光是你们这些坐在办公室的人,随便找人做个详细的数据调查,我也能知道这些东西。”

“那么,我要你们做什么?”

我心头一惊,在座的人都绷紧了身体。

“林****。”对上他的眼睛时我闪了闪目光。

“你的能力只有这种毫无意义的汇报吗,嗯?”我握紧了手指,重新抬起头:“由此看出,陈氏集团的销售生长缓慢,而单向渠道的过度开发,其内部意见相左,势力开始分散,陈氏内部不稳。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舆论导向和单向切断并济。”

等我说完才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容智良不好惹,还是跟大学一样,敬而远之为上。

“呵呵……”容智良轻笑出声,慢慢转着手上的笔:“希望分部不再有今天之前浑水摸鱼的现象。”

这样一来,容智良初来乍到的威信牌就打出了,而我好巧不巧,撞上了他。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我面无表情地跟他来到办公室。他将外套一脱,顺手扔在一旁的沙发上。半躺在椅子上,仰着头看着我。

终于他开口说道:“不认识我了吗?”

见我还是没反应,他笑着继续:“当时你可是追我追得轰轰烈烈,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我垂头不语,淡淡地问道:“总监,还有其他事吗?”

他长舒一口气站起身,慢慢绕到我身边,轻缓的呼吸声响起,我猛一抬头就看到他那张满含笑意的脸。我赶紧往后退,只一步就被他搂住了腰。我气愤地挣扎:“你干什么!”

他不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捏紧手里的文件,努力平静地开口:“总监,我是来汇报工作的。”

他不仅没有松手,更加紧了紧手上的力度。来回挣扎中他的手上下移动,我恼怒地瞪着他。

他轻笑出声:“林莞,我以为你会半推半就。”

“这样多好,也省事了。”

这无疑又是一种羞辱,我使出全身力气终于将他推开,急促地喘着气低低说道:“我结婚了。”

见他毫无反应,我又抬起头,一字一顿义正言辞地重复:“我结婚两年了。”

他才停止动作,慢慢走到椅子边,怏怏地坐下,仿佛失去了兴趣一样。我平静地等着他的后话。

“这样啊,那算了,我从来不玩有夫之妇。”

我气急,这个人从来都以羞辱人为乐,大学的时候被羞辱地那么惨,现在居然还上赶着让他羞辱第二次。想想未来的工作环境,还要无期限地面对他,我咬着牙恨恨地将手上的文件拍在桌子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

身后那道声音却响起,他低沉着说道:

“你离婚了可以来找我,毕竟你是第一个因为追求让我记住的人。”

听完我立刻重重地关上门。

他的话让我瞬间记起曾经的自己有多么疯狂,卑微,不要脸。

如果说如今和徐嘉奕的生活是细水长流,那么从前追求容智良的日子就是狂风暴雨。我所有的自尊自爱在那段时间都被抛掷脑后。那么多年我以为我快忘了这么一号人,可他一出现,我心底里不想记起的不堪就涌了上来。

五年前他羞辱我的话还历历在目。

“林莞,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凭你这种货色,怎么敢走到我眼前。”他说这话的时候还面带微笑,而我吓得落荒而逃。从那以后,我就发誓,我再也不要和他有任何交集。我连最后嫁的人都丝毫不像他。徐嘉奕温柔谦和,如果不出意外,我这辈子就会和他过下去。 

收拾好文件,我就准备回家了,最近一直加班晚回家,今天就做一顿大餐给老公一个惊喜。旁边桌的同事正在谈论容智良,初入职场的小女生对英俊有能力的上司总是有莫名的好感。见此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想起离婚这件事,我心里又一阵抵触。

从楼道里就听到门内的嬉笑声,我疑惑地开了门。却发现我已经离异的邻居吴雪珊正坐在徐嘉奕的身边,她的手亲密地搭在我老公肩膀上,而她的女儿在一旁玩玩具,一边玩一边抬头对着他们笑。看得我眼里一阵刺痛。


第3章 吴雪珊


我躲进玄关处的暗角,偷偷打量这幅画面。吴雪珊虽然年过三十,但是肤白貌美,身材姣好,根本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竟然会觉得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三口。


我的邻居吴雪珊离异很久了,有传言说她跟过一个富商,不过最后生了个女儿就被抛弃了。晚上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和徐嘉奕提过,不过老公显然很抵触这样的话题。说是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总不好带着恶意去揣测别人。从那以后,我们两家的关系就越来越亲近。吴雪珊周末就带着孩子过来玩,徐嘉奕也喜欢这个孩子。

吴雪珊的手还搭在老公的肩膀上,他们一同微笑地看着在地上玩耍的灵灵。

说来也奇怪,灵灵因为没有爸爸的缘故性格十分孤僻,和这层楼的住户也没有过于亲近,见到我也只是面无表情地喊一声阿姨。但唯独对我老公,灵灵很喜欢跟徐嘉奕呆在一起,两个人经常旁若无人地做游戏。有好几回老公下班还会顺带去接她下课。我虽然心里不喜欢,但碍于在孩子方面对他的亏欠,也就一直没有反对。

我跟徐嘉奕结婚两年,这两年我一直把重心放在了工作上,想着等创造出一个相对舒适的生活环境后再要孩子。而徐嘉奕不认同我的想法,他一直很喜欢孩子,但迫于我的意见,之后就再也没提过。看到这幅画面,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因为孩子的缘故,徐嘉奕才对我越来越冷淡。

我摇了摇头,制止自己胡思乱想,随即不轻不重地扣上门,笑着说道:“你们来了啊。”

吴雪珊看到我立刻把搭在肩上的手拿开,微笑着点头,带着女儿坐到一边。

“这不,嘉奕跟我提了拆迁的事情,我就过来问问。”

我看了一眼徐嘉奕,有些不悦他把这件事跟吴雪珊说,但想到我们两家关系不错,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如果有了一笔拆迁款和一栋新房,日子也会好过点。这么一想,我心里就舒坦了。见老公不动声色地接过我手里的包放下,我也大松了一口气。

我直接坐到他身边,紧紧贴住顺带一把握住他的手,在吴雪珊的平静的目光中越握越紧。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老公直接挣脱并往外坐了坐。我不悦的看着他,老公继而说道:“外人在呢,腻歪什么。”

吴雪珊像没看到一样,低头摸了摸灵灵的头发。

我微微瞪了他一眼,不再发作。

“这件事我心里也没个底,也不好跟谁说,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好问问你的想法。”

不同于我的犹豫,吴雪珊对这件事十分赞同,她甚至有些急切地说道:“这是好事啊!你看你们一离婚,就有了两栋房,拿到房子之后复婚不就行了。”

我想了想说道:“就怕上面查到些什么,而且我总觉得这样做不好。”

“哎呀,这片小区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一个个查过来。”见我有些犹豫,她又劝道:“这几年四处拆迁,这种做法很常见的。你看看要是多了一套房子,你跟嘉奕两个人日子就好过了。”

这些话倒是不假,但她这么急切地劝我离婚,我心里就觉得怪怪的。

徐嘉奕在一旁也跟着劝道:“老婆,别犹豫了,再犹豫,等通知下来才离大家就更怀疑了。”

看着这两人异口同声的劝导,我心里那根摇摆不定的先终于偏了。

等吴雪珊走后,我拉着老公的衣服疑惑道:“老公,她那么想让我离婚,是不是故意的呀。”

再怎么为我们好,她充其量也就是个外人,一个外人百般劝解我们离婚,说不郁闷是假的。。

徐嘉奕神色却有些异样,他有些生气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想,她也是为了我们好啊。”

看到老公的袒护,我心里有些吃味:“你不会对我们邻居有什么想法吧,人家长得既好看又贴心,把你勾走了没?”

老公脸色一白:“你开什么玩笑!她一个离了婚还带着个孩子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看上她!”

看着老公认真的神色我顿时泄了气:“好啦好啦,我就开个玩笑,别生气。”

徐嘉奕这才缓了神色:“下回不准再说这种话,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我顺从地点头,不再想她。

吃完饭,徐嘉奕又重新提了离婚这件事。经过吴雪珊的劝说,我也没有再犹豫,痛快地答应了。徐嘉奕显然很意外,见我答应了就翻箱倒柜地找户口本和结婚证。见他那么热切,我也就压下了心底的不悦。

这天晚上老公的兴致很高,我半夜醒来还听见他在跟谁打电话,迷糊中听着也是关于拆迁事项。

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清理房子,今天是个大晴天,我们两个人的心情也都不错。下楼倒垃圾的时候我遇上了这片小区的清洁工李阿姨。有一回因为垃圾太多,我还帮她一起打扫过,从那以后我们见面就会聊几句。倒完垃圾我像是想起什么,又倒回去问她:“李阿姨,我问你件事。”

李阿姨连忙擦了擦手:“你说。”

我思索了良久才出声:“你有没有听说我们这片小区快拆迁了?”

李阿姨一脸讶异地说道:“拆迁?我在这扫了那么多年的地,没听说过什么拆迁啊。”

“而且这块地方连着好大一块居民区,要拆迁的话怎么可能只拆这一块。”

李阿姨说完就走了,我连忙跑上楼,关上门,还没缓过气就拽过徐嘉奕:“老公,你听我说。”

徐嘉奕见我焦急的模样,给我倒了杯水:“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是去倒垃圾吗,遇到了楼下那李阿姨,就跟她提了拆迁的事情。”

徐嘉奕淡淡地“哦”了一声,手摸了摸鼻子,随即不动声色地坐到我对面。

“李阿姨说是从来没听到拆迁的通知。她在我们这里工作了那么多年,我们搬来的这两年有多少消息都是从她嘴里出来的。”

“你是不是弄错了。”


第4章 离婚证


我一说完徐嘉奕就变了脸色:“一早就跟你说过,这是我们单位透露给我们的,要不是我和我们领导关系好,他也不会跟我讲。”


我捧着杯子还是有些不相信。

“我们这块小区连着多少居民区啊,要是有个大动作怎么会谁都不知道,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徐嘉奕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要是谁都知道了,民政局不得从早忙到晚啊。”

我想了想是这个理,这种事情也就占个先机。

正好今天周末,收拾完房子,徐嘉奕就准备好各种证件一起上路了。

锁门的时候还吴雪珊正好带着女儿出门。

“你们这是……”

我笑着对灵灵打了声招呼:“这不奔着房子去了吗。”吴雪珊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们一眼。

我不知道在我弯下腰逗灵灵的时候,徐嘉奕和她对视了一眼。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等有了这两套房子,我和徐嘉奕也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我们也不用那么拼命地工作,聚少离多。

尽管我的心里有着莫名的危机感。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吴雪珊的缘故,我突然有些害怕,尽管徐嘉奕一再保证,等房子下放就复婚。路上我突然反悔:“老公,要不我们不离了吧。”

徐嘉奕显然有点生气,大吼道:“不是已经说好了么!”

我停下脚步不安道:“既然拆迁后每家每户都是一栋房,我们也不吃亏啊,何必为了一栋房子离婚。”

“我不是说了吗,离婚还可以复婚,一栋房子我们可以少打拼好几年。”

“可是……”

“没有可是,这两年我们没要孩子,难不成接下来几年都不要了吗!”

孩子永远是我的弱点,我低着头不说话。

徐嘉奕见我沉默,放软了语气:“老婆,就快到民政局了,饿哦真的是为我们好。”

大学里简单的爱情终于被生活磨成了茶米油盐,我看着徐嘉奕急切的目光,终于妥协了。

手续办得很快,工作人员问我离婚的原因,我张着嘴说不出来。徐嘉奕越过我回道:“感情不和。”

“两年了也不容易,不再考虑一下吗?”

“不了,就这样吧。”徐嘉奕暗暗握紧我的手,阻止了我上前的动作。

出了门,我看着分到手上的这本离婚证,心里莫名酸楚。不同于我,徐嘉奕表现得十分兴奋。他将离婚证放到包里,拉着我走到一边:“林莞,这段时间我们就不要见面了,为了防止别人怀疑,你最好去外面租个房子。”

我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可是你之前没有说过要分开住啊!”

“你不要乱想,你看哪有夫妻离了婚还住在一起的。”徐嘉奕抚上我的背,轻声安慰道:“相信我,只有几个月而已。我们现在这套房子跟我公司比较近,所以才让你租房。”

我脑袋一片空白,晕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老婆,你放宽心,我都安排好了。”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模样,我扯了扯嘴角,也是。

“那这段时间先不见面了,你记得照顾好自己。”我不再看离婚证,顺手将它放入衣袋。徐嘉奕把我送上车,拿出一张酒店的房卡。我疑惑地看着他。

“一时间肯定找不到房子,我帮你订了一个星期的酒店,这是房卡,你收好,出门在外小心点。”

听着徐嘉奕温柔的嘱咐,我终于把这些烦心事抛在脑后,不管怎么样,也就几个月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

“行李我一早已经帮你送到酒店。”

我讶异地看着他,打趣道:“你怎么什么都安排好了,那么希望我搬出去?”

徐嘉奕眼神突然飘忽:“想什么呢,好了,赶紧走吧。”

我拉上窗,示意司机开车。车子慢慢开走的时候,我一直望着后面的徐嘉奕,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

周日的下午我一直躺在酒店,刷着租房的信息。今年冬天来得早,将行李箱里的衣服摆出来之后我才发现少了去年买的一件大衣和一条项链。这项链还是毕业的时候我拿第一笔工资下了狠心买来的,意义十分重大。想着今天也晚了,明天找时间回去一趟。

尽管这两年我和徐嘉奕聚少离多,但想起要分开几个月,我还是有些不适应。跳出租房信息后,我立刻给他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我诧异的关上手机,这些年徐嘉奕业绩平平,工作日也没那么忙,按理说周日更没什么事了,怎么挂我电话了。”

忙了一整天,我也不想这些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有些懵,反应了好久才想起已经和徐嘉奕离婚了,不由得苦笑,为了房子,我们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想起今天又是周一,我心情又开始糟糕起来。从今天开始容智良就成了我的顶头上司。想起前两天他的所作所为,我始终对他怀揣着恶意。

果不其然,我一进门就被通知总监大人召见。

推开门后,容智良却一反常态递给我一杯水。我看了他一眼默默接过。

“那天在会上听了你的报告,林莞。”他挑着眉微笑道:“我还挺欣赏你的。”

“谢谢总监的夸奖,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我避开他若有深意的目光,将杯子放在桌上继而转身。

“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容智良起身走到我面前,探出手往我肩膀摸去。我立刻往后退,而手却被他一把抓住。

“总监!”

“要不是你结婚了,我还真想收了你。”他低头轻轻说道,温热的气息打在我脸上时我终于忍无可忍,挣脱他的手重重打在他的脸。不等我反应过来,我的手已经被她按住,他黑着脸笑得有些阴沉。我心下一慌,却再也挣脱不出。

一拉一扯间,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糟了,是离婚证!昨天一忙就忘了把它拿出来,感受到手上的力量一松,我赶紧弯下腰。而一只手快我一步从我指间抽了过去。我恼怒地看着容智良。

“……呵,离婚证?”


第5章 会议


他单手抚了抚离婚证的边缘,随即撇过头看向我,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我看着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心里不由得一阵恐慌,我慢慢往后退,直到身后那张桌子挡住我的去路。眼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我直接转过头不去看他。容智良的鼻息打在我脸上,轻笑了一声说道:


“你不会真的为了我去离婚吧?”

我瞬间大窘,急忙推开他:“你开什么玩笑!”我抽回离婚证,慌乱地把它放回衣袋。

而他却步步紧逼,扳回我的脸:”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疯狂,居然为了我去离婚。”轻飘飘的几句话立刻让我涨红了脸。

“我没有!”我一把推开他,平复了呼吸:“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这么做。”

说完我避开他的目光,慌不择路地逃开了。关上门的一瞬间,容智良的几声轻笑在身后响起:“晚上一起吃饭。”我咽了咽口水,差点被干涩的喉咙呛了嘴,慌张之中跑到办公桌边上。邻座的同事讶异地看着我,我扯了个简单的笑脸坐下了。

一整天我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本来因为离婚平复下来的不安被容智良一闹又再次涌了上来。中午公司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陈氏股票大幅下跌,经理召集了各部门整合合作意见。

我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容智良早已坐在主位,手上拿着资料眉头紧锁,一改之前对我戏谑的模样。我定了定神,坐到一边。

“林莞,坐我旁边。”容智良头也不抬地冒出这么句话,周围人同情地看了我一眼。自从上回被他点名,大家都觉得我被他盯上了。而只有我自己清楚,他依旧和当年一样,习惯居高临下俯视一切,玩弄手上的猎物。我也不再是当年莽撞不顾一切的年纪,我更懂得守好珍惜已有的生活。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容智良,他几乎没怎么变过,除了身上的服饰更加契合身份,神色,眉眼几乎都没变。恍惚间我想起当年的自己,最疯狂的年纪里,我曾经拦住他大声诉说自己的倾慕,也曾冒着雨送亲手做的小东西。最精致也是最幼稚的那几年,我自嘲地笑了笑,到最后,我收获了什么?

是他高高在上的讽刺和不屑,是沦为全校学生近三年的谈资。从那以后,我的梦就醒了。奔赴于现实才是我往后几十年生活的重点。直到遇到徐嘉奕,归于平淡,我们勤勤恳恳地打拼,生活。思及此我露出了舒心的微笑,这样就很好。

“人齐了,那么会议开始。”

容智良合上手头的资料,松了松领带:“陈氏股票大跌,大家想必也听说了,前段时间我听说一直是林莞这边跟进和陈氏的合作,现在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他偏过头:“林莞,你先说说。”

我咬了咬舌尖,把思绪退出来。果不其然,我一抬头就望进了容智良的目光。我轻咳几声说道:“陈氏的危机开始转到明面上是无疑的,但是根据我手上的资料,股票大幅下跌之前,陈氏曾拜访我们荣氏本部,而本部的接待我没法挑出任何一丝错误。”我转过头环视了一圈,冷静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本部并没有放弃陈氏,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交出一个在危机的情况下利益最大化的方案,其他就不必多想了。”

“哦?只是因为一场几乎完美的接待你就以为揣摩清楚了本部?”容智良抿了一口水,微笑地看着我。

“荣陈两家生的都是太子爷,联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还没等我说完,周围发出“吃吃”的笑声,容智良黑着脸色咳了几声,随即示意我说下去。

“既然不存在联姻一说,我以为除了利益,总部没有义务和善心去拉一个濒死的企业。或者……”

我看了一眼容智良,见他没有任何不悦地神色又继续说道:“或者,收购。”

全场静默,像这样直白的揣测我从来没有外露过。荣氏这样的大集团,除了向海外开拓市场,就是国内并购前者风险过大,而且荣氏一直有海外业务,至今也没有下放开拓新业务的风声。收购无疑是最为保险的方式。陈氏真好撞到枪口上,不利用就太可惜。

“那你认为最好的方案应该从哪儿入手?”容智良不动声色地抛出问题。

我撇了撇嘴,这就不关我的事了,但面上还是恭敬地说道:“只是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分部人,那么只要保持认同意见,往总部交一份站队书,但是荣总,如果我们分公司要在所有子公司里脱颖而出,我建议将并购写入方案。”

经理立刻提出了异议:“如果一个分公司能想到并购这样深层次的东西,会不会引来总部的不满,毕竟一旦揣摩对了,这就不再是公司机密。”

在座的人也都提出相似的异议,我微微皱了皱眉:“如果不赌一把,我们公司会不会永远落在底层?”我转过头瞥了一眼容智良,见他正轻叩着桌面,随意地翻看桌上的资料。

“经理,上面派来荣总监,难道不是因为我们这个分公司常年居于下位,毫无业绩吗。”

经理脸一红,低头不语。

容智良微低着头眼睛却一直盯着我,良久,他才露出一丝笑容:“很好,林莞,我果然没看错你。”

较之他之前对我所做的,现在的赞赏我心里是有些不悦的。容智良这个人人前人后完全是两个样。我开始摸不透他。

我大大松了一口气,虽然容智良的再次出现给我造成不小的困扰,但他也无疑替我开拓了一条从分部走向总部的道路。

会议结束后,令我没想到的是,容智良将方案划到我名下,并且当着众人的面毫无保留地表现了赞赏,我在一片羡慕的眼神里听着耳边传来的低语:

“记得晚上等我。”

我攥了攥手心,伸进口袋摸了摸那本离婚证,心里一团糟。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请【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哦,请收藏好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在点击“阅读原文”后再点击右上角三个点然后点击“收藏”就可以哦!)

↓↓↓↓↓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