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无盐';?>

首页 / 故事

她是锋芒毕露的当朝皇后,眼眸勾魂:本宫若想杀你随时都可以

By 淡无盐 •  2018-01-06 19:00 •  4次点击 短消息

她是锋芒毕露的当朝皇后,眼眸勾魂:本宫若想杀你随时都可以

略一停顿,凌澈木讷僵硬的脸终于有了表情,堪堪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来。

夏浅看到她的笑便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接过春深的话继续说道:“老爷和夫人鸿案相庄感情甚笃,****您身为凌家唯一的嫡女更是备受宠爱。可惜夫人天不假年,早早便去了,老爷对夫人一往情深便没有再续弦。老爷病倒之后二房老爷凌傲之的夫人齐氏,隔三差五的就来敲打您。现在老爷他去了,只怕二房会更加肆无忌惮,往后的日子会更难过,奴婢几个吃苦受罪不要紧,****您可得养好了精神方好自保啊。”

“呵,你个小丫头倒是护主。我大概也知道怎么一回事了,不必担心,我怎么着也不至于让别人给欺负了去。对了,今天在灵堂的人哪个是我叔父?”

春深道:“就是命奴婢搀扶****的那位,离****最近的那个。”

凌澈略一思量,道:“那坐着的那个是谁?”在场就那么一个坐着的,不必说明。

春深抿嘴一笑:“****说的是秀王元嘉吧,咱们祁明国的第一美男子呢。”

“哦?知道了,下去吧。我想好生歇歇。”看来不管在哪个朝代,人对外貌之流的追捧都是一样的。

“是,奴婢就在门外守着,****有什么需要就知会一声便是。”

说罢两个丫鬟便一左一右关上门退下去了。

二人退下之后凌澈下床,刚刚便看到梳妆台上有一只铜镜,不知自己现在长什么样子。原身是个大家****,应该不至于丑的天怒人怨吧,相貌虽然不算重要,有些时候也是保命的筹码。

这样想着,她径直拿起镜子。

铜镜不能跟现代的水银镜子相比,昏黄暗淡,不过照个大概还是可以的。这样一照却生生震惊了凌澈。

乖乖,这原身长得还真够对得起将军嫡女的身份。长眉斜飞入鬓,凤眼勾魂摄魄,樱唇未启含笑,怎么看都是个美人。虽然因为思虑过度略带疲惫之色,双眼肿胀,却不掩倾城之姿。

啧啧,一个无父无母的闺阁大****又生的倾城之色,用脚趾头都知道后续发展肯定是被拿来联姻。

凌澈摸着下巴躺回床上,开始思索现在的处境以及应对的办法。

原身现在的处境很是不妙,叔父大权在握,她一弱女子并无什么亲信,这明摆着是要任人宰割。

不过毕竟原身父亲的刚刚过世,二房顾忌着人言可畏应该也不会马上动手,小打小闹的也不必计较。

不过,只怕二房会想让她净身出户,一根鸡毛带不走。

她现在是深闺****,朝堂之上的关系错杂一时间难分敌我。凌清之手下的人,也不知是否投靠了二房,若是能拉拢一二,对她更是有益。

可能是太入神了,也可能是这个身体太过虚弱,凌澈不知何时竟然昏睡过去。

半梦半醒间凌澈忽然听到“吱呀”一声,她房里的门被豪不客气的推开了。

她心中一凌,迅速披上外衣翻身下床,呵道:“谁?!”

“大****,二夫人特地派奴婢前来请您去房中一叙。”来人是个年纪稍大的婢女,说话声音不小,看似给大****面子,却不见得恭敬。

凌澈一哂,原来只是个虚张声势的丫鬟。

“晓得了,你且出去候着,容本****换上衣服。”

春深夏浅一边伺候她换衣服一边小声提醒:“二房估计又要欺负****了,****可要小心行事,莫被她抓住了把柄。”

凌澈被她二人炸毛的样子逗笑了,觉得颇有意思。

二房与她不是一个院子,将军府又是占地颇大,凌澈只觉得走了许久,也不曾到那二夫人的住处,心中对将军府的概念又深了一层。

不过,走了那么久,虽然她自觉可以坚持,只是这具身体却有些体力不支。

凌澈心中坚定,看来她必须要尽快的恢复武功!若是她原来的身体,这点路程算不了什么。只是她刚刚穿过来的身子却是受不住,想来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日里最多捏根绣花针,竟然连自己的府邸都走不了一个遍。

心中闪过种种思绪,凌澈只觉前方人的脚步一顿眼前的光跟着亮了许多,以为终于到了二夫人的住处,抬头却是发现这地方熟悉得很,根本就是原身父亲的灵堂!

呵,这丫头打的什么鬼注意?以为她会像白天一样哭昏过去吗!

原来要去二房的住处,是要经过原身父亲的灵堂。凌家大****因父亲去世昏厥一事凌府上下皆知,那丫鬟不知有意无意,竟在灵堂门口停住了,许是想引她心中悲痛。

引路的丫鬟虽极力掩饰,却仍难掩幸灾乐祸的说道:“大****,您要不要再进去看将军一眼,相信二夫人也不会责怪您误了时辰的。”

若是原身听到这些只怕会伤心欲绝,悲痛的昏过去。只可惜她不是原身,这婢女的好计划是不成了,真是可惜啊!

凌澈远远看见灵堂影影绰绰,于是淡淡应道:“也好,我再去看父亲一面,你们就留在这不必进去了。”

说完便自顾自昂首走向了灯影重重的灵堂,留下一群丫鬟面面相觑,不敢相信大****竟如此镇静。

若是白日里,凌澈便可以清楚的看到灵堂内情景,只不过现下夜深,方才又离得远,待走近了凌澈方才发现,灵堂内竟是聚集了许多人!

现下已是深夜,照理说前来吊唁的人早该回去了,大晚上不回家围着一个死人开会,肯定有猫腻!

凌澈不动声色的放缓了脚步轻轻上前,走到灵堂前驻足聆听一会儿,却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站了片刻,等的远处等待的小丫头估计要生疑了才转身离去。

凌澈刚刚穿越而来,不清楚朝堂之上的利益关系,却看得出这灵堂中的文武官员皆唯她的叔父马首是瞻。

她父亲生前是将军,这灵堂里的人定然与凌家有说不清的利益纠缠,可以称之为凌党。现在群龙无首,怕是要推选新的头领了,最后十有八九是凌清之。

算了,不急,总有一天这些都会是她的。

凌澈走的匆忙,没注意到灵堂中紧接着走出一个高大的人影,那人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挠有兴趣的摸摸下巴,终究还是追了上来。

本文来自小说《凤临天下》第2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