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舞台';?>

首页 / 美文

《柒个我》 | 我的老公是精分

By 一个人的舞台 •  2018-01-06 14:01 •  4次点击 短消息


来源 | 梅花故事


《柒个我》这部新剧大家看了没有?


当年那个家有儿女里的小刘星张一山在剧中有着多重人格

 

一会儿是化着烟熏妆耍酷的霸道总裁

 


一会儿别上小发卡穿上花裙子去追星!


这样的精分“老公”让人又爱又恨


但是,追剧太慢了,抓心挠肝的/(ㄒoㄒ)/~~


于是我想起了这个同样是精分老公的故事


简直是《柒个我》的翻版!


 

深夜,豪华酒店内。

 

这里在举行一场派对。楚香香玩的正嗨时,不小心撞到了服务生手里的酒,害得她的衣服湿了一大片。只好回房间换衣服。

 

来到酒店十三层时,楚香香傻眼了。

 

唉?哪间房是为她准备的来着?怎么忽然记不起来了?

 

她纳闷的随手打开了一间房门,只见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这应该不是她的房间吧,她暗自想着。准备关上门时,忽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从身后勾上了她的脖子,一用力,楚香香整个人就被拖进了房间里。

 

紧接着房门“砰”的一声被人关紧了。

 

见鬼!

 

她还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呢,就听见男人浓重的呼吸声在她耳边响起,她能感觉到男人的胸膛在剧烈起伏。紧接着,男人的大掌开始在她身上游移,肆无忌惮。

 

她明白了,她这是被流氓给盯上了!

 

“只要你帮我灭火,要什么我都给你。”

 

男人的声音魅惑无比,带着几分诱拐的口吻,仿佛在调戏未成年。

 

“混蛋,谁要帮你灭火!我又不是灭火器。我告诉你,我爸可是集团的总裁,他是不会放过你个流氓人渣混蛋无赖的!唔……”

 

楚香香的嘴忽然被男人猛地赌上了,他开始贪婪的享受起她的清甜。她只能像个布娃娃一样被他钳制住,予取予求。

 

楚香香就气不打一处来,她猛地使出洪荒之力推开身上贪婪的男人。刚一获得自由她就撒开腿跑。结果还没跑两步,就被冷欧给抓了回去。

 

黑暗中,他的左手轻而易举的钳制住楚香香的双手。右手一把扣住她的下颌,冷声道:“识相的就听话点,老子让你舒服。不然,你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又霸道无比,不容置喙。

 

“你放开我,混蛋!”楚香香依旧大喊大叫的挣扎着。

 

冷欧体内的火越来越控制不住,他感觉到五脏六腑都是炽热的。该死,他到底是吃了什么药,居然这么猛。

 

终于,他不想在跟这个女人讲下去。冷欧干脆一把扛起楚香香,把她丢到了大床上,紧接着他高大的身躯压了下去。

 

他好久都没碰到过这么清甜的女人,让人回味无穷。

 

冷欧终于肯放过她了,楚香香赶紧拿着自己的衣服跑了出去,就落荒而逃。

 

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啊,居然被吃干抹净了一次,为什么这么倒霉!

 

这件事,就打碎了牙往肚子咽吧,就当是被狗咬了一次。

 

上楼时,继母程云锐利的目光扫到了楚香香。她兴致勃勃的对她说:“香香,我告诉你个好消息。EA集团的总裁冷欧来咱们家提亲了,他指定了要你嫁过去!”

 

楚香香的脸一寸寸黑下去。

 

继母看起来非常高兴,而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不嫁!”楚香香没好气的说着。

 

那个什么冷欧她早就听说过了,冷冰冰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听说他还霸道嚣张,心狠手辣。这种人她是怎么也合不来的。

 

“你别犟啊,我告诉你。冷家可是家大业大,咱们要是能攀上关系那可是祖上有光啊。这事由不得你,我跟你爸都商量好了,下个月5号你就嫁过去!”

 

“我……”楚香香气的语无伦次,愤慨道:“行,要嫁是吧?让你的宝贝女儿嫁去,别来找我!我又不是你亲生的,凭什么管我?”

 



卧室里,楚香香一个人抹着眼泪。

 

他们家也算是家境不错,爸爸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生意都还不错。她也是外人眼中光鲜亮丽的千金大****。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生活是多么难熬。爸爸不疼,妈妈早早去世,继母刁难,继妹招摇,她一个人真的过的很憋屈……

 

继母程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你别装清高了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堂堂EA的总裁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嫁给他,你傻啊?装什么装!这样吧,我答应你,只要你乖乖出嫁,就把你妹妹的消息告诉你。”

 

原本心情不好的楚香香一听到有妹妹的消息,瞬间来了兴趣。

 

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叫楚珊珊,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可是在16岁那年,珊珊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一直在国外治疗。

 

她几次想去看珊珊都被继母拦住,说是不让她去沾染了晦气。

 

“真的?”

 

这话一出口,她就知道她答应了。

 

生意场上,她这种不受宠的女儿就只有被当做联姻工具的份儿。

 

看淡吧,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生不就是百转千回吗?

 

游轮上,冷欧坐在椅子上看着海景,轻轻摇着手中的红酒杯,悠闲的翘着二郎腿。

 

冷欧的助手泽西走过来说,“冷总,陷害您的人已经抓到了。”

 

“带上来。”冷欧看不出表情的说着。

 

没多久一个中年男子就被带上来了,他跪在冷欧面前,畏畏缩缩的说:“冷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有人逼迫我。”

 

冷欧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是方正太的手下,他眼里噙着一抹不屑,居高临下的问男子,“是方正太让你干的?”

 

“这……”

 

“快说!”泽西不耐烦的威胁道,说着一把手枪就指到了男子的脑袋上。

 

被泽西的举动给吓到了,男子立马吓得屁滚尿流什么都说出来了。

 

如冷欧所料,确实是方总让他干的。原本要给他下的是毒药,却给他下成了让荷尔蒙分泌旺盛的药,害的冷欧欲火焚身。

 

男子瑟瑟发抖的一五一十把实话都说出来了,完了还求饶道:“您放了我吧,您去找方总报仇去,跟我没关系。”

 

冷欧冷笑一声,嘴角扯出一抹嘲讽。他轻描淡写的对泽西说,“把他扔到海里喂鱼。”

 

“是。”

 

说完冷欧就走开回到了游轮的房间里。他拿起桌上的一根透明试管,这里头有三根头发,都是带着毛囊的。

 

应该昨晚他太凶猛了,从那个小女人身上扯下来的。

 

一想到昨晚,他的嘴角就浮上浅笑。

 

泽西把人给处理完了后,来到冷欧身边。冷欧把那跟装着头发的试管给了他,说:“拿去侧DNA,再一一排查那晚出现在酒店里所有女人的DNA。”

 

他只是想再回味昨晚,看看那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凭他的手段和权力,要找一个女人还不容易?

 

“是。”泽西恭敬的应道。他刚想离开时,忽然想到一件事,“对了,楚家的大女儿昨晚已经答应了和您的婚事。”

 

冷欧闻言冷笑一声,他就知道这种人家出来的女人,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抱上他的大腿。

 

他们以为他娶她是看上那个女人了么?可笑,他只是想报复她而已!狠狠地报复她,蹂躏她,让她生不如死!

 

谁让她是那个女人生出来的女儿!

 

“知道了,下去吧。”冷欧面无表情的说道。

 

MITTE酒吧里。

 

“香香,听说你要嫁人了是吗?”李梦瑶关心的询问道。

 

“是啊。”楚香香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门亲事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是联姻吗?”

 

“应该算是吧。我也搞不懂,反正冷家就是莫名其妙发话说让我嫁过去。为了知道珊珊的下落,我也只能答应。”

 

“真是可怜,不过你也别气馁,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也不一定。”李梦瑶安慰的摸了摸楚香香的头。

 

被她这么一安慰,楚香香觉得舒服多了,朝她笑了笑。

 

李梦瑶笑的人畜无害,实则心里愤愤不平。

 

她每天拼命的努力学习礼仪和打扮,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勾搭上冷欧那种级别的大鳄。

 

想不到还是被楚香香这么没什么本事的小妹妹给捷足先登了。也不知道冷欧看上了她哪点!

 

要知道冷家在房产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知的,富可敌国不说,光是背后的后台就能够吓死人。

 

就在李梦瑶愤愤不平的时候,她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群人。其中为首的那个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男人—冷欧。

 



冷欧在众人的簇拥中风风火火的步入酒吧。酒吧里的男男女女都朝他看去,无不被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给震慑。

 

他的五官非常俊朗,即使是站在电影明星面前也丝毫不逊色,尤其是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足够将任何女人瞬间秒杀。

 

楚香香下意识就转过头去。只见冷欧此刻正悠闲的坐到沙发上,全身带着摄人的气息,对身边的人有一种疏离气息。

 

冷欧敏锐的视线也捕捉到了楚香香。他微微蹙眉,定了几秒后确定这就是楚香香,那个女人的女儿!

 

他走过去朝楚香香不屑的冷笑一声,戏谑道:“这不是楚家大****么?怎么,都要结婚了还出来鬼混?”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楚香香,看的她怪尴尬的。

 

楚香香也不甘示弱,嘲讽道:“那你呢?冷家大少爷,要知道你也是快结婚的人了,居然还跑到酒吧里来?”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了?”

 

“那你也别来管我!”

 

“你以为我想管你?你不配!”

 

“是,我不配。我配不上你行了吧。娶了我这种女人就是委屈了你堂堂冷家大少爷。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最好现在就和我解除婚约。”

 

酒吧里的人都围在旁边看热闹,议论纷纷。旁边的李梦瑶轻轻拉着楚香香说,“香香,算了吧。”

 

楚香香没有理她,而是变本加厉的对冷欧说:“怎么样?你敢解除婚约么?”

 

冷欧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的脸上阴云密布,带着风雨欲来的阴鸷。

 

楚香香知道他这是被激怒了,她就是要这样激怒他。

 

他越生气越好,那样就不会把自己娶回家了。

 

虽然很想知道妹妹的下落,但她也不想嫁给这种毒舌腹黑的男人。

 

冷欧怒极反笑道:“这么容易就解除婚约?那不是便宜你这种女人了么?你必须得做点什么来求我。”

 

说完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仿佛睥睨天下的君王。傲慢的看着楚香香怎么回应。

 

“你想让我怎么求?”楚香香没好气的说。只要能不嫁给他,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求他又算的了什么?

 

冷欧对身边的泽西说了两句话,没多久七瓶白酒就被端了上来。

 

冷欧冷声道:“半个小时内把这些酒都喝了。”

 

楚香香看着那些酒有些犹豫,她问:“只要我都喝了你就不跟我结婚?”

 

冷欧冷笑一声,对她的问题不置可否。

 

只是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喝。”

 

喝就喝!

 

妈,你看见了吗?

 

那个女人的女儿在受苦。

 

在天堂的你一定会开心吧?

 

楚香香觉得自己快要负荷不住了,控制不住自己的喉咙,她一口酒吐了出来,弄湿了衣服和下巴。她乍一看不会觉得她有多漂亮,但是看舒服,越看会越觉得她好看。

 

此刻她的衣服湿了一半,身材曲线若隐若现的被勾勒出来。脸上也因为醉酒而泛出红晕,眼神迷离,看起来别有一种美感。

 

这一幕看的冷欧为之一振,想不到这女人还有点料。既然这样,那他更不能放过他了。

 

楚香香的意识快迷糊不清了,她摇晃不定的拿起一瓶酒。下意识就是往嘴里灌。她必须得坚持下去喝下去!

 

忽然,酒瓶摔到地上的声音出来。楚香香娇小脆弱的身体在冷欧冰冷的视线里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别装死!”他恶声恶气的摇了摇楚香香。发现她颓软的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时,他才意识到这女人真的晕过去了。

 

她被打湿的身体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眼前,香艳诱人。冷欧再也不想委屈自己。干脆一把横抱起楚香香,大步垮出了酒吧。

 

冷家别墅里,冷欧把楚香香放到沙发上。他忍不住去撕扯她的衣服,毫无怜惜。

 

 

疯狂中,冷欧把自己对楚香香母亲的恨意完全发泄到了她的身上。他双眼发红,狠狠地蹂躏的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完全不管她承受不承受得住。

 

第二天,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楚香香的脸上。

 

她迷迷糊糊的醒来,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痛!

 

握了个大草!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短短几天就被两个人给侵犯了。简直无语。

 

她简单了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准备出门。

 

走出房间后她才发现四周是那么陌生。这个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地方是哪里啊?都怪那个该死的冷欧,居然把自己带来这种地方。

 

楚香香拦住一个过路的女佣问道:“你好,请问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是冷家别墅,是我们少爷住的地方。”女佣一边说一边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楚香香。

 

楚香香出了冷家别墅的大门时,眼前是一片开阔的花园,让人神清气爽。

 

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她正准备离开时,忽然听见一阵美妙的钢琴声传来。

 

楚香香好奇的走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弹琴。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吓一跳。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冷欧吗?

 

昨晚的屈辱她还记得,她一定得向冷欧讨说法才行。

 

“昨晚你让我喝酒的事,你还记得吗?”楚香香继续没好气的问。

 

弹钢琴的男人抬眸看了看她,还是没有回答。仿佛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他的眼神很清澈温暖,跟冷欧平时那冷漠霸道的眼神完全不同。

 

琴声还清脆、美妙,仿佛天籁之音,在脑海里绕梁三日,挥之不去。他修长好看的手指在琴键上优雅弹奏,行云流水,甚是好看。

 

这么好的曲子,是冷欧那种霸道嚣张不可一世的男人能弹出来的?楚香香觉得不对劲。

 

她仔细的注视着眼前的男人,他长得和冷欧简直一模一样,连发型都几乎是一样。

 

只是他和冷欧给人的感觉,却一个天差一个地别。

 

难道这个不是冷欧?

 

他还一个双胞胎不成?

 

她自己也是双胞胎中的一个,她清楚的知道双胞胎之间长的是非常像的。

 

可是彼此的气质却是对方不能模仿的。

 

难道冷欧家里还真的有一个双胞胎不成?

 

楚香香怀着满腹的疑虑等着男人把一首曲子给弹完了。弹完后男人收起修长的手指,用旁边的白布仔细的擦了擦自己的手和钢琴。

 

一举一动都非常优雅谨慎。

 

楚香香不由自主的就看的发呆了。这个男人好美好啊,宛如天神降临一般。静静的,什么话也不说,却让人觉得很美好。

 

宛如叶生树梢般安静淡然,与世无争的样子,让人觉得无比安好。

 

楚香香更加确定这个是冷欧的双胞胎了,因为这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气质这种东西很难模仿。

 

如果自己要嫁的是这个美好的男人就好了,而不是冷欧那个嚣张狂妄的人。

 

楚香香微笑着走过去,礼貌的问:“你好,请问你和冷欧是双胞胎吗?”

 

男人微笑的眼睛注视着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继续去擦拭钢琴。

 

他没有回答,要是别人对自己的话不置可否,楚香香一定会觉得对方不尊重自己,可是这个男人是个例外。他的眼睛仿佛会笑,就像个绅士一样。

 

“那个,你是不想回答关于冷欧的问题吗?”男人依旧没有回答,而是专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

 

“好吧,你不愿意理我我也不死皮赖脸了。但是,我想告诉你,你的钢琴弹的真好听!”

 

男人笑了,如晨曦一般美好。

 

看见对方笑了,楚香香也觉得很开心。她挥了挥手说,“我先走了,有缘再见。”

 

暖光中,男人也朝她挥了挥手。这个动作配上他温润如玉的笑容,让人感觉心里暖暖的。

 

他居然对自己有反应了?真好!

 

离开的路上,楚香香有点纳闷。奇怪啊,为什么刚刚那个弹钢琴的男人身上的衣服和冷欧一模一样?

 

他到底是谁?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更多精彩请点击下方箭头所指“阅读原文”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