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兰';?>

首页 / 体育世界

魂断晋北—一抗战中的忻口会战

By 日光兰 •  2018-01-04 13:04 •  5次点击 短消息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当中日两军的正面较量?



成功虽无把握,成仁却有决心!

---胡琏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揭开了中日全面战争的序幕。面对战力有绝对优势的日军,死打硬拼无疑是自取死路。虽然国军打了不少呆仗,吃了不少惨败,但偶尔也有一些闪光点,忻口会战就是国军战术得当的绝好战例。


1937年9月,攻占了平津地区的日军第五师团主力及配属部队准备直取太原。作为晋北通往太原的交通要道,忻口是日军从北进犯的必经之路。这里有南北长16公里、东西宽3公里的山岭,可以防止日军包抄,正适宜国军防守。这么有利的地形第二战区的国军指挥官阎锡山、卫立煌自然不会错过,立刻命令国军各部向忻口附近集结。


悬殊的战力对比

正在开赴前线的国军部队


1937年10月,国军各路人马开始源源不断地奔赴忻口前线。从内长城防线撤下的国军各部,经五台开往忻口附近的奇村镇、白村、高城等地集结。由第14集团军卫立煌率领的4个半师,也迅速从石家庄赶往忻口附近。各部赶到后按照部署,在25至30公里的战线上展开,并划分为右地区、中央地区、左地区三个作战地区开始构筑半永久性阵地,准备迎接日军来攻。


鉴于第71师、第72师、第84师等部队在内长城防御时遭到了严重损失,卫立煌将他们配置在防线后方待命。防御的重任落到了郝梦龄的第9军、刘茂恩的第15军,以及中央军第14军、第85师的头上。其中第9军第54师在炮兵第23团、第26团一营的支援下负责防守中央地区,左翼由第14军的第10师、第83师以及第85师、炮兵第27团、战防炮营一部把守、右翼由第15军第64、第65师防守,沿着灵山这一制高点展开。


国军的誓师仪式


日军方面,计有第五师团第11、第21、第42三个联队各三个步兵大队,野炮兵第5联队三个大队(38式野炮36门)、轻榴一个大队(十榴12门)、独立山炮兵第3联队1个大队(山炮12门)。


除此之外,还有关东军配属给第五师团的第16联队3个步兵大队、堤支队以及大泉支队步兵各一个大队、野炮兵第2联队一个大队(野炮8门)、轻榴一个大队(十榴8门)、独立山炮兵第12联队3个中队(山炮9门)、野战重炮兵第九联队一个大队(十五榴6门)、临时重炮兵1个中队(150MM加农炮2门)。


此时步兵第11联队还未到来,第21、42两个联队的兵力在此前的战斗中遭到很大损失未得到补充。关东军配属部队里的7个步兵大队大多经过连续的战斗损耗,兵力只有第五师团各大队的三分之一,总计约31900人。


别看纸面上国军拥有约十四个师的兵力,在兵力上远胜于日军,但双方的战斗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战争爆发时,蒋介石整编调整师(甲种师)和整理师(乙种师)各60个整军计划,仅调整了15个师,整理了24个师,且装备并未配备齐全。


即便这些武器装备全部到位,按照国军的计算,日军常备师团与国军调整师的战力对比仍然高达4比1。至于其他还没进行整编的军阀部队,缺枪少炮又缺乏训练,就更不是日军对手了。日军常常以1-2个步兵大队就足以击溃国军一个师。


日本的军事化教育往往从孩童时代开始


除了武器装备之外,日军官兵也远比国军训练有素,战斗力强。日本实行义务兵役制,男性从学生时代开始就要接受军训,入伍后日军新兵将接受更加严格的单兵训练及步兵分队训练。对日军的战时表现,李宗仁曾回忆道:日军陆军训练之精和战斗力之强,可说举世罕有其匹。用兵行阵时,上至将官,下至士卒,俱按战术战斗原则作战,一丝不乱,令敌人不易有隙可乘。


日军的战争潜力也相当可观。战争爆发前日本陆军虽然仅有25万现役军人,但有300余万在乡军人,参加过军训的学生和适龄入伍的青年也全都登记在册,战时需要可迅速动员。


武器装备不占优势,官兵的军事素养也无法比拟,只有依靠有利的地形和军人的勇气才能弥补战力的差距。正如蒋介石所说: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唯有牺牲的决心,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


二战时期的宣传画也折射出了日本的国力优势


血撒南怀化

发起进攻的日军


10月10日,第五师团各队从代县出发,以实力较强的第21旅团主攻,混成第15旅团策应,向忻口前进。12日早晨,混成第15旅团占领了原平镇,准备向永兴村前进,步兵第21旅团集结于唐林岗、小官道、西泥河附近。从宁武方向赶来的堤支队到达了永兴村附近,步兵第11联队也正在向原平镇赶来。全军基本到齐,板垣下令以混成第15旅团、堤支队为右翼队,第五师团为左翼队于13日开始进攻。


13日早晨5点,除了与国军发生遭遇战的第21联队第1大队之外,其余日军各部全部进入攻击发起位置。通过之前的侦察,日军将进攻的重点放在南怀化村一线,只要控制了这里就能攻击忻口中间地区的制高点。


日军第42联队第3大队以3个中队进攻驻守在南怀化村西南面的第9军322团第3营的左侧阵地。第1大队2个中队进攻第3营右侧阵地,步兵第21联队第2大队进攻第322团第2营阵地,322团要同时迎接日军3个步兵大队的猛攻。其中第3营要同时受到日军2个大队的进攻,可谓是压力山大。


日军在炮火上占据了绝对优势


早上6点,日军的炮火准备开始。78门火炮(野炮32门、十榴12门、十五榴6门、山炮24门、速射炮4门)向322团的阵地轰击一个小时。第9军全军仅有炮兵第23团及第26团一个营,计有41式山炮12门、山西造13式山炮36门,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处于下风。这41式山炮只不过是日军的联队炮而已,在国军中却作为军属火炮使用。加上射程短、威力小的劣势,当下就被日军的猛烈炮火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7点30分,日军第一线各队在炮击结束后向第322团阵地发起冲击,步兵冒着国军的弹雨涉水渡河,很快就出现了伤亡。日军炮兵立刻开炮,压制国军沿岸的火力点掩护步兵登岸。日军在火炮和92式重机枪的火力压制下,4个中队成功登岸并以刺刀和手榴弹将国军击退。登岸的2个步兵中队继续推进占领了南怀化的东南高地,但很快就遭到了国军的猛烈射击,无法前进。


日军见状立刻将轻便易携的92式步兵炮拉上来压制国军的火力,机枪、掷弹筒也一齐开火,掩护后续的日军梯队登岸,逐个攻占国军的防线要点。国军第322团第3营防线过宽,在日军的猛攻下很快被突破。困守在村内的第322团团部及第1营害怕被日军分割包围,也选择了撤退。当天正午全村落入第42联队第1大队之手。


国军在忻口集中的炮兵依然无法阻挡日军


如此轻易的丢失了南怀化村,国军第9军军长郝梦龄当然不能善罢甘休。不过一时之间没有预备队投入反攻,只能让撤下来的第21师第124、125团进入金山阵地,组织第二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仅用了一天时间就被突破,让日军上下不免对国军有些轻视。恰在此时日军的侦察机向第五师团通报称国军正在撤退,师团长板垣征四郎对此深信不疑,立刻命令日军各部展开追击,咬住国军主力。


然而,日军鲁莽的追击很快就碰到了铁板上。日军第42联队第1大队在追击时遭到国军第21师的顽强阻击动弹不得。盲目发起追击的第3大队孤军深入,很快被国军抓到机会予以痛击。得到预备队支援的郝梦龄命令第21师2个营对第3大队第11中队占领的高地发起进攻,以压倒性的兵力优势全歼了整个中队。随后向第3大队的正面及两翼发起进攻。虽然第21师在两天内不断发起进攻,但还是在日军顽强的防守下败下阵来,付出了很大伤亡,在前线视察的第21师师长李仙洲也中弹负伤。日军第3大队大队长大町少佐身负重伤,第10中队中队长寺道大尉战死,也付出了相当程度的损失。


就在国军痛击第3大队的同时,日军第2大队开始猛攻国军第322团的阵地。第322团经过激烈战斗后仅剩一个营的兵力。听闻第3大队遭到围攻的第42联队主力,赶忙上前策应,进攻驻守在前方高地上的第21师一部。在黎明时分发起步兵突击连续突破了两道阵地,但战至天明已后继乏力不得不转为就地防御。


遭到围攻的第3大队祸不单行。不仅被第10师切断了后路,还遭到数架友军飞机的误炸。上午11点30分,第3大队副官向联队本部报称:目前大队的补给道路被切断,弹药将尽,个别部队正进行石头战。


15日,日军在猛烈的炮击下向1300高地发起攻势,猛烈的炮火在冲击的步兵前面构成了一道移动的弹幕。步兵第42联队第1大队趁势击溃了国军第61旅占领了1300高地。第21联队第2大队经过20分钟激战,也于当天下午攻克了面前的高地。


在前线视察的卫立煌将军


虽然战况不利,但卫立煌却决定在第二天发起攻势。16日凌晨2点,国军第14军、第71师、第68师绕至日军侧翼,郝梦龄指挥中央地区各部夺取南怀化村配合左翼的进攻。进攻204高地的新编独立第4旅,几乎全歼了日军第12中队,日军仅剩数人侥幸逃出包围圈。


接着国军对据守在右高地的日军第9中队发起了进攻。日军步兵把国军放近了才开火,以步枪和机枪大量杀伤国军官兵后实施白刃突击,将国军进攻一次又一次地击退。进攻南怀化村的第2团攻入村中,遭到第42联队第2大队的反击,死伤惨重不得不撤出了战斗。击1300高地的国军第63旅指挥混乱,在黑夜中误把友军当成了日本人自相残杀起来,被日军轻易地击退。唯一取得突出战果的仅有攻克小石山的独立第2旅。


打的最为惨烈的要数进攻南怀化村东南高地的独立第5旅。第5旅614团2营首先发起进攻,在日军第21联队第2大队密集的弹雨下死伤惨重,连续4次进攻均被击退,全营官兵仅剩下百余人。营长李源慧、在前沿督战的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均中弹牺牲。代理旅长职务的李继程命令第615团第3营出击,避开正面从两面夹攻,终于突破了日军阵地一角。日军立刻发起反冲击与国军展开激烈地肉搏。


不到两个小时,两个营的兵力就已所剩无几。代理旅长职务的李继程没过多久也壮烈牺牲,战况十分惨烈。


国军的机枪阵地


对独立第5旅官兵寄予厚望的第9军军长郝梦龄迟迟没有收到第5旅的战况报告,心中焦急万分,叫上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麟前往独立第5旅的阵地观察战况。很快便被日军发现,遭到步枪、机枪一通猛射后,两人全都倒在血泊中,壮烈殉国。


国军攻势不利,加上迂回的左翼兵团遭到日军混成第15旅团的进攻,不得不转攻为守。遭到围攻的第42联队第3大队伤亡惨重,全大队只剩下228人。接下来的几天里,双方围绕北云中河一带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日军将多门特种炮运到忻口战场加强一线的炮兵火力,在下王庄和弓家庄与国军激烈争夺。步兵第21联队第1大队遭到国军第218旅的猛攻,山口大队长战死,整个大队可战之兵只剩下223人。步兵第21联队本部也遭到了进攻,三浦旅团长不得不将第21联队第3大队投入战斗,终于将国军击退。


日军的单兵素质远胜中国军队


虽败犹荣

骄横的日军在忻口体会到了国军的顽强


国军的顽强抵抗,时不时发动的反击令日军损失惨重。第21旅团4个大队,1个几乎全灭,1个被重创,其余2个也伤亡不低,旅团长三浦敏事少将也挂了彩。


国军得到了晋绥军、陕军的支援,中央战线的兵力更加雄厚,防线更为稳固。接着双方围绕1300高地、204高地、“望楼高地”等制高点展开了激烈交战。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虽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迟迟无法打开局面,双方相持不下。


21日板垣亲临一线激励部下,日军官兵士气大振。第42联队第2大队向南怀化以东、关子村西南方向的几个高地再次发起了猛攻。日军先以榴弹炮、联队炮、大队炮进行压制射击,步兵迫近国军后将11个掷弹筒集中使用。并以重机枪、轻机枪进行了5分钟的掩护射击。趁着国军官兵被打得抬不起头的同时,日军趁机突入以白刃战将国军击溃,攻占了面前的平顶山高地。


刚刚抵达战场不久的第85师第506团受命夺回平顶山,第二天即发起了反击。守军42联队第2大队第一线各中队伤亡很大,但仍顽强抵抗,山上的高地多次易手。经过数次交锋后,国军第506团伤亡惨重不得不停止了进攻。


正在前进的中央军德械师


自日军发起进攻以来,国军依据地利死守阵地,给予日军很大打击,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不得不向华北方面军求援,总算得到了以支那驻屯步兵第2联队为基干组成的萱岛支队来援。23日至25日,萱岛支队的步兵在炮兵、航空兵的配合下发起一次又一次地进攻,双方来回拉锯,战斗趋于白热化。日军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从国军防线上突破了数个缺口,但国军很快投入预备队与日军反复争夺,阵地失而复得。双方伤亡均重,攻势再次遭到了遏制。


为了打开局面,萱岛支队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改以坑道近迫作业步步进逼,伺机爆破国军的阵地。国军也以牙还牙,以坑道对坑道,向日军战壕、坑道一侧掘进坑道或窄壕,展开地下战。不断以爆破杀伤躲藏其内的日军官兵,攻克了数个小高地之后,日军成了强弩之末,丧失了进攻的锐气。


至11月2日为止,日军始终未能突破国军的防线。就在束手无策之时,晋东战局却急转直下,日军第20师团迂回突破了娘子关等要点。阎锡山命令全军放弃忻口防线保卫太原,忻口之战至此告一段落。


日军的掷弹筒给国军造成了很多伤亡


在10月13日至11月2日这23天的战斗中,国军方面战死12397人,19327人负伤,失踪1540人,付出了33264人伤亡的惨重代价。


日军方面战死1651人,负伤4594人,共6245人。


即便在国军据有地利的情况下,伤亡比仍高达5比1,双方战力的强弱一目了然。国军不畏强敌,敢于与日军正面较量的勇气值得称道。


可惜的是,在抗战早期敢于同日军野战争锋的国军,随着兵员和装备的不断消耗,到了中后期却越来越暮气沉沉。终于在日军一号作战的打击下一溃千里,丢尽了国民政府的颜面。


推荐阅读


这些抗日宣传画,字字有血性,篇篇存英魂!(上)

这些抗日宣传画,字字有血性,篇篇存英魂!(下)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