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忧伤';?>

首页 / 故事

刚出龙潭又入虎穴,不得已与魔头纠缠在一起,如梦似幻孰真孰假?

By 梦的忧伤 •  2018-01-04 13:01 •  4次点击 短消息

刚出龙潭又入虎穴,不得已与魔头纠缠在一起,如梦似幻孰真孰假?

好痛……

剧烈的痛楚蔓延至四肢百骸,钻入骨髓深处,火辣辣的剧痛唤醒她模糊的意识,倏而睁开眼——

一个陌生而森然的世界,在火盆里边燃烧的炽烈火焰,发出“扑哧扑哧”的脆响,红艳似血的火光,将这个黑暗而隐秘的空间勾勒得一片狰狞。

这是一个阴森森的监狱,不,或许说是刑房会更贴切一些。在她旁边的一个架子上,横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在火光之下折射出凛冽幽冷的寒芒。地板是阴湿潮冷的,这种阴寒,一直蔓延至往前五十步的牢房,根根粗壮高大的木桩围成、插翅难逃的囹圄,在晦暗不明当中黑影斑驳,幽幽的森寒。

当将周遭的环境打量清楚之后,叶姮内心渐渐绝望,说好的平坦安逸呢?这乱七八糟的到底是什么地方?该死的牛头马面,还她别墅!还她豪宅!

哀戚地收回目光,低头打量自己,一弄清楚自己现下的处境,一个激灵,她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回事?她、她居然被五花大绑,捆在一根高出她两个头的粗木桩上,形容狼狈不堪,身上到处血迹斑斑,遍体的鳞伤!

后知后觉的,那种蚀骨般的火辣刺痛陡然再次清晰,她疼得直皱眉,不禁呻吟了一声。

“醒了?”突然,一个不怀好意的狎笑自黑暗当中幽幽传了过来。

背脊倏然一凉,叶姮眯了眯眼,往声音的角落望去,努力去辨析声音主人的面容。

像是读懂了她内心的企图,步伐声渐响,那人慢慢地自黑暗的角落踱了出来,穿了一身狱卒的服饰,肥得可以滴油的猪脸上挂着森森的笑容,狰狞而阴戾,手里扬着一条长鞭,刻意对空中甩了甩,划出几声令人心惊胆寒的破空声响。

“既然醒了,那么,我们继续吧。”

叶姮不动声色地盯着面前故弄玄虚的狱卒,内心早一片暗潮涌动,暗暗将牛头马面的祖宗十八代都咒骂了一遍。要不是那对非人非畜的鬼东西玩忽职守,一个不留神没拽住她的魂魄,她现在早就在大富大贵人家的襁褓当中嘤嘤啼啼,开始她平坦安逸的一生了!哪会阴差阳错跑到这具被抽得一片疮痍的身体里边,遭受这无边无际的蚀骨剧痛?

去他妈的投胎!这根本就是俗套的穿越!而且还是穿到封建落后的古代来了!

“说吧,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胖狱卒用长鞭指向她,目光阴狠。

叶姮淡淡地看着他,对于他这种毫无营养毫无意义的问题,只能用缄默不语以对。

对于刚刚穿到一个不明身份不明背景的古人身上的她来说,满头雾水,问题比他还多!要不是搞不清楚状况,怕多说多错露出破绽,她更想揪住他的领子歇斯底里地问他:“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这么倒霉栽在你这个死肥猪的手里?你这个死肥猪又为什么要凌虐我?”

似乎她的默不作声早在意料当中,胖狱卒非但没有发怒,眼里反而迸发出兴奋的光芒,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举起长鞭,在半空骤然挥下——

“啪!”

响声一起,皮开肉绽……

她怔了怔,一秒过后,脸色煞白,那噬心的钻痛占据了她所有的感官,紧咬住早就被咬得破烂不堪的下唇,才堪堪强忍住那要流溢出口的呻吟。

死……肥猪!现在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一定是被这肥猪给活活抽死了,而她的魂魄刚好路过,阴差阳错的就闯入了这具没了灵魂的肉体当中。

如此说来,这死肥猪还是阻碍她走向安逸富贵之路的罪魁祸首!

还没等她用怨恨的目光将他凌迟处死,长鞭就又急急挥下,胖狱卒亢奋地喊着:“我看你嘴硬到何时!说不说?给瓦萨王子的密函,到底是谁派你前往送递的?说!快说!”

胖狱卒尖声喊着,手里的长鞭挥舞不息,手下的力道完全不因她是女子而有所顾及,反而,因为看到她破烂不堪的血衣上又添了新的血迹而更加兴奋不已。

什么瓦萨王子,什么密函,她一无所知。

他的目的根本不在于、逼供,不过是借着、逼供之名,将她往死里边折磨。

浑身遍体无处不在的辣痛,如大海咆哮汹涌的巨浪,澎湃着将她的意识渐渐吞没,她努力地撑着沉重的眼皮,瞪着胖狱卒,微弱的声音发自内心最真切的恨意,一字一顿,“你最好现在就把我抽死,否则……有一天你落到我手里,我让你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生不如死!”

胖狱卒愣了愣,完全没有想到,早已经如苟且蝼蚁般卑微脆弱的人,竟会突然对他发出这番阴狠森冷的誓言。更令他恼怒不已的是,他竟因此而瑟缩迟疑了!

恼羞成怒之下,他又一鞭猛地挥下,面目扭曲,“真是老子低估你了,到现在居然还有力气威胁人!哼,你这臭娘们以为老子会怕了你?不见棺材不掉泪!看老子抽不死你!”

“你在做什么?”

毫无预警,陡然传来一声铿锵冰寒的声音,冷峻如冰的语调就如料峭寒风,令闻者全身的血液因此而凝固。

胖狱卒浑身一抖,扭头一看来人,脸色刷白,颤巍巍地跪了下去,“将、将军……”

叶姮费力地掀起眼帘,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视线朦胧,只隐隐看到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站在监狱的出口处,气势恢宏刚硬,彷如天降神将。

还未等她看清楚他的脸,那股惊涛骇浪再次袭来,眼前一黑,她剩余不多的意识终于被完全湮没。

她似乎又死了。

因为她的魂魄又开始在黑暗中飘荡了,漫无目的地,甚至分不清东西南北。

为了不让严重弱视的牛头马面满世界找不到自己,她飘到一棵槐树下,坐在岩石上,乖乖等待他们来带她走。

为了表示自己内心的愤慨,她决定,一回地府,她就放火烧了府君的府邸,以惩罚他督导下属无方之过。那些鞭子,她可不能白挨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打算偷偷威胁一下牛头马面,让他们去把那个穷凶极恶的胖狱卒的魂给勾了。

只是,久久没等来牛头马面,却等来了一个令她见之色变的人,哦不,是大魔头。

本文来自小说《暴君的天价弃后》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