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的美';?>

首页 / 美文

你走了,我还留下来做什么?

By 流星的美 •  2017-12-07 10:05 •  6次点击 短消息


《细柳》 文:应采风



/01/



细柳有一把纤细如柳的腰和一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有人说她是轻盈的女子。她的确是轻盈的,似从诗中来。

人怎么可能从诗中来。所有又有人说她是隐在凡俗中的妖魅。

如果能够活得畅快,成为妖魅又有何妨。

我从一条幽深的巷子走过。一直相信这条巷子曾有过缠绵悱恻的故事。我的影子飘过那些苔痕渐绿的青石块,它们没有告诉我那个故事起于何时又结束在哪处。

一声幽幽声息穿空传来,我看见了细柳。干净如一面镜子,幽婉如一句戏词。她站在巷尾等我。

她的眼睛如一汪深潭,一线光采破水而来,似一扇门被打开。那扇门中有轻扬水袖的戏子,歌声清越。

我们师从程生,学习越剧。只收女徒一向是越剧不能逾越的规矩。可程生还是收了我。

程生是一个年过花甲的女人。曾在戏台上风光无限。她仿若一个为了唱戏才来到人间的精灵。听戏的人无不在她如水的唱腔中沉沦悲欢。

她喜欢我略带沙哑的唱腔,她说这才有人生沧桑的韵味。她喜欢细柳的妖媚,更一字一句地教她。在咿咿呀呀的唱腔中,她们一抛袖一回首,宛如入到了戏中。那时,我只是戏外,听戏中风声漫过的人。





/02/


我们穿着戏服在台上来来回回的走。细柳纤细的腰让她像落在人间的妖魅。

我们在台上一次又一次擦肩而过,仿若是尘世的一次又一次错过。

她眼神清澈,可我总觉得那里有太多的故事。一个历经万水千山的人,眼中定会落下尘烟雨雾的影子。

她捉住我的手,像一朵花开在我的身边。天空竟然下起了雨。细细的雨像清晨的雾弥漫在巷子中,我们微笑着走过。

细柳的长发因风掠过的我脸。好似有水流过我的身体。

她仰着脸看我,说,笛,这一步步中究竟有多少爱恨的纠缠?

我笑起来。细柳,你太沧桑了,好似经历了千年。

千年。千年太遥远了。细柳轻轻一叹。我隐约感觉出她心里有着什么却不愿意说出来。

你不说,我就不问。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窥得别人的秘密未必是件快乐的事情。

雨依旧如雾。我们沿着有垂柳依依的池塘堤岸向老师家走去。

白娘子卷起水袖,字句清晰地唱。细细如烟的情思飘在其中。我看着细柳,有穿越千年的感觉。

好。程生站在戏外喝彩。我从梦境中醒来。

法海默念佛语。我站在光影中忘了所有,用心演绎戏剧。

笛。程生叫我。我看见细柳倒在台上,眼神哀怨。


 


/03/


细柳躺在医院的床上沉睡。似乎在做梦。她问,你不再记得我了吗?

你不再记得我了吗?谁曾让她疼痛如此,我有些好奇。只是好奇,不想知道经过。

有些东西知道不如不知道。心生芥蒂是痛苦的折磨,耗费生命。

细柳终于醒来。我和她一起熬过三天三夜的时光。她向我歉意地笑,说,听着你唱,我忽然好困好困。

我的手指滑过她白皙的脸,水般的凉流进我的身体。这是别样的感受,有随时散落成烟的错觉。

我和她终于相恋。这是程生所希望的。至于我们,则水到渠成。

我们日复一日地唱戏。台上,是戏子,演过最惨烈的人生。台下,是伴侣,重复戏中片段。这像个笑话,可并不好笑。

除去尘世烟火的琐事,我们如两株相依为命的植物缠绕在一起,她在我身下闭着眼睛自语,我从她身体中获取极限的快乐。

每个月光明亮的夜晚,细柳都温柔如水。我的手抚过她身体每一寸肌肤。我的唇吻过她的眼睛唇脖子乳房小腹。在融融月华下,我们像两条只有情欲的鱼。

细柳喜欢画画。但没有一幅画完的画。像故事讲到精彩处陡然住了嘴。

她又在画一幅叫做《记忆》的画,我是她的模特——

夕阳西下,在日光将尽时,夜色如雾般涌起。

垂柳依依,一只蜻蜓如青衣停在池塘的荷上。

我追逐着光影,背上似乎落了谁的眼神。

她轻慢落笔,仿佛有轻微的响动就惊走了谁。我站在窗前,看窗外暮春的风景。

她从后面抱住我。问,你不再记得我了吗?笛。音色幽婉,其中仿佛凝着愁怨。

我一惊。难道我曾与她有过纠葛。我一动不动,努力去想。在所有的过往中,没有她的影子。

我转身看她的眼睛。她摇摇头说,我知道你记不起了。时间隔得太久,连我都差点放弃。何况凡俗的你。她嫣然一笑,像拨开千重云朵的阳光照进我心。

凡俗,你,我。我看着她,她眼中一线光采像握着命运的手将我拉进她的世界。




/04/


从睡梦中醒来。浓烈的来苏水味道让我意识渐渐清晰。我如一个粽子般躺在医院的床上。

隐约想起,我在她的世界拼命奔跑,然后撞上一辆机车。

细柳在我枕边睡着了。阳光落在她的发上,发根深处有雪的痕迹。

千山暮雪。在沉积的往事中,光阴都是冰凉的。可我终究想不起与她的过往。

电视上播放着苗疆赶尸巫术大揭密。节目到结尾也没有弄清巫术的真相。这是诡异的学术,苗人怎可能将之告白天下。短片最后介绍了苗族的另一个巫术——蛊。这是传女不传来的巫术。它带着苗疆女人对爱情与幸福的渴望。但还是有极少数男人会养蛊。

蛊,不为利往只为情生。

我目瞪口呆地看完那些中蛊者背叛誓言的悲惨结局。

这是带着血腥的世界。某些欢快的背后隐藏致命的祸患。

细柳不知何时醒来,她问,笛,疼吗?

我早已忘记了疼痛。我看着她幽深的眼睛。她眼中尘烟如缕,我在其中游历。

千年蛊。她身上有我养的柳叶蛊。是我让一个弱女子在尘世漂泊了千年。她在流离颠沛中尝尽人间冷暖。孤独的永生是惨烈的疼痛,像明月带着水般的忧愁。

每种遇见都不能相识。她却与之相爱,可他并不是他,这多么残忍。像某些语言,你说出后,却不知会给听者带来怎样的痛苦。

夜色如绸,灯火摇曳。我看见一只只鬼魅从眼前飘过。它们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忘记灵魂的生物是腐朽的木头,无从雕琢。

细柳在灯下看书。她不知道我因意外拥有了一只可以看见幽深往事的眼。

她被薄凉的时光包裹了千年,心却不曾冻僵,这是何等坚韧的女子。

她偷偷吞下我养的柳叶蛊。看着她日渐如柳的身体,我才知道蛊已与她融为一体。这只蛊必须经历千年才可杀死。中者与之同生,这是可怕的永生,但她没有养出让我同生的蛊来。

那只蛊是我为另一个女人准备的。男人都是薄情的。我痛苦地闭上眼睛。

我独自在家养伤。历过千年,蛊已可解。只是我早已不会解蛊的咒语。偷偷去搜集关于蛊的一切。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在一页书上找到了咒语。

月色凉如水,流过细柳动人的裸体。她将不再永生,会在这里慢慢老去,也将彻底忘记我。心疼痛起来,但我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

我不能再让一个女子孤独的在尘世沉沦。太过辛苦。我心何忍。

我闭上眼睛念动咒语。我要将她从蛊中解救出来。即使从此湮灭。

细柳从梦中醒来。她洞悉了我所做的一切。她趴在我渐渐消散的身体上失声痛哭。你走了,我还留下来做什么?

你走了,我还留下来做什么?这是我在尘世最后瞬间听见的一生最美好的话语。

从此两忘,这是我们想要的结局吗?

冰凉的风,带着幻觉的声响载着我飘远。


 

图:网络

简介: 

           应采风,安徽滁州人。文字散见部分媒体。公众号:yingcaifengg1  私人微信号:yingcaifengg


散文集《花下不焚香》已由中国华侨出版正式出版,定价45元(含邮费)。现正签名售书中,如有意购买的朋友请联系他。

◆ ◆

生命因阅读而美丽!


月倾城   微信平台


■ 平台微信号:yqcy-830623■  个人微信号:yqc8368
 长按图片,选择识别二维码添加关注

   

▶  迎风的来访,像个故人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